专区首页 赛事新闻 经验心得 新手指南 工具补丁 保护人物地图 人质地图 反炸弹地图 训练地图 游戏视频 反恐名人 论坛专区

U9网 > 反恐精英 > 反恐精英cs小说
征战天下十九 患难(二)
我要投稿  参与评论  进入论坛 2008-1-23 来源:网络  作者:笑的背后

  Zerg不见了。3天里TTE找遍了整个杭州城,影踪全无。

  “他会回来的,他只是一时想不开嘛,没关系。”金一万安慰着大家。

  “是啊,他的压力太大了。他应该只是出去散心,他会回来的.”andy也笑着说。

  “他会回来的。”众人都点点头.转身继续做事,谁也不想让对方发现自己眼里的担忧。

  “他会回来吗?”私下里,小夜问金一万。

  金一万顿了顿,叹气,“一段时间内,应该不会。”

  “?”

  “我了解他。Zerg是个心很重的人。这次对他打击太大了。别看他表面若无其事,可是这段时间你看他笑过吗?唉,也怪我,早该和他谈谈了。等过段时间吧,他回来我好好和他聊聊。”

  “恩。希望他早点回来,去去最近天天缠着问我。”

  金一万不敢告诉小夜,这两天他老是做着同一个梦,每次都在午夜醒来。很久以后他把这个梦跟andy和pier说了,俩人惊奇的瞪大了眼睛,那几天,他们做的,也是一个相同的梦:

  在DUST2古老粗砺的沙石墙下,手雷的轰鸣不绝于耳。闪电不断的劈过天空,火光笼罩了大地。沙漠之城里,一群警察舍生忘死的冲锋着。钢盔下,一张张面孔遥远而熟悉,老冯,方轻愁,okg….最后一个掠过的是zerg,他们端着枪,在晨曦微露的宽广大道上,呐喊着,冲入死亡与激情的烈焰中……。

  ~~~~~~~~~~~~~~~~~~~~~~~~~~。

  七月中旬,在欧洲苦战的君王站队传来捷报。他们在WCG赛场上,首轮16:3击溃了日本排名第二的福田战队,第二轮以16:10击败了欧洲劲旅英国队,杀入八强,第三轮遇上了世界上最强大的兵队OK战队,苦战二十九盘,最终因实力不敌以13:16惜败。是役,张谁远用半场27:8的战绩向世界证明了中国cser的个人实力。据说赛后OK站队的经纪人频繁的拜访君王,有消息说明年张谁远将转会欧洲,加入OK。

  君王WCG第六名的成绩给沮丧的中国人注射了一针强心剂,他们从TTE的失败中恢复过来,开始面对即将到来的奥运会。国内很大的呼声是让君王替换TTE出战,这个声音一开始还只是小范围传播,到后来几乎席卷了整个中国,以至国家体育总局都开始考虑换将的可能!

  ~~~~~~~~~~~~~~~~~~~~~~~~~~。

  杭州。

  跟黄律师讨论好细节,金一万第三天去了天正。

  还是那个会议室。

  “谢谢这么长时间的关照。”金一万向陈总伸手,“再见!”

  陈总诧异而惋惜的握他的手,“你不再考虑考虑?”他完全没有想到这群家伙竟然会为了一个人而放弃全部的利益和…..前途。

  他不是cser!

  “不用了。男人嘛,洒脱点。一个礼拜后我们正式签字解除和约!”金一万转身笑着跟小苗打招呼,“美女,以后有空一起吃饭!”

  小苗神情复杂的看了他一眼,还没回答,金一万的手机响了。

  “killer!你快来吧。”那边传来pier急迫的声音。

  “什么事?”

  pier带着哭腔,“zerg,没了!”

  “啪!”金一万的手机落在地上,裂开。

  ~~~~~~~~~~~~~~~~~~~~~~~~~~~~~~~~~~~~~~~~。

  Zerg死了。

  那个从江西大山里走出来的温厚的年轻人,那个从站队组建之初开始,一直陪着大家征战天下的年轻人,自杀了。

  Zerg用一个很男人的死法结束了自己的一生。跳楼!从19层楼上跃下,用他血肉模糊的躯体结束了TTE面临的难题。

  他临死时手里攥着一张照片,北京决赛结束后的TTE合照:5个人很开心的笑着,金一万搂着小夜,andy和pier互相竖着中指,zerg在后面笑容满面的做鬼脸。

  目击的大厦管理员说,zerg跳楼前,看了很久的照片。

  金一万拿过照片,看着上面的血迹,脸色苍白,一言不发。

  “为我们去死?!”andy冷笑,“这个懦夫!他以为自己很伟大是吗?操!!他死了还不是留下他那份责任给我们?操!!!妈的要死不会等到奥运会过了再死?”andy歇斯底里的叫,“你她妈的,zerg,你居然死了!你不是说过要给老冯拿个世界冠军的吗?他妈的我们都说过!你现在死了,你死了!你到下面有脸见他吗?你这个胆小鬼,”骂着骂着又突然哭了,“zerg,谁都有责任,你不要一个人背啊!你死了我们怎么办?去去怎么办?你家里老娘怎么办?zerg,你怎么这么傻啊?天大的事有我们一起担待啊,再困难的日子我们都过来了,还有什么坎我们过不去?你干嘛想到死?!”

  andy又捶着自己的头,“怪我!那天你回来把去去托付给我,我就该想到了,我早该想到了。都怪我,我他妈的是白痴,我瞎了眼,猪油蒙了心啊!!zerg,你不要死!你还要跟我们一起去拿冠军,跟我们一起去实现我们的梦想啊!我们要蹂躏日本队,我们要好好报仇啊,zerg!!!”

  andy的哭叫声在小小的太平间一遍遍的回响,会合着TTE其他人的抽泣。

  阳光从窗子里照进来,照在Zerg已经整理好的面容上。那里,挂着丝淡淡的微笑,同着一份隐藏于解脱之外的牵挂!

  ~~~~~~~~~~~~~~~~~~~~~~~~~~~~~~~~~~~。

  门口。

  陈总和小苗进来了。他们看了眼悲伤中的TTE,小心的上前对zerg的遗体鞠了个躬。

  TTE众人都横眉冷对。Andy的嘴角蠕动着,手在微微发抖。

  陈总自感尴尬,为了打破这种气氛,他宣布了一个好消息:天正将继续和TTE签约,而且在原来的赞助基础上追加百分之二十。

  “去你妈的。”andy突然骂出来,“要不是你们,zerg也不至于去死!他妈的我们以后就是穷死,也不会再和你们有任何关系。”andy通红着脸,杀气腾腾的向陈总走去。

  陈总退后了两步,惊惶的看金一万。

  “你知道吗?zerg原本可以不死的。”阿K看着陈总,“你们的决定害死了一个优秀的cser。”

  “可是,他的误杀……”陈总懦懦的说。

  “去你妈的,你还敢提…”andy冲上去要打他。

  “Andy!!”金一万喝住了冲动的andy。

  “killer,我们就算去沿街乞讨,也不要再拿他们的钱!不然,zerg在下面也不会答应的。”pier也附和道。

  金一万静默,他转头看着zerg冰冷的脸,没有说话。良久,金一万抬头,他对着陈总,“老实说,我现在真的非常非常不想看到你!” 他冰冷的眼睛让陈总打了个寒战。

  “你…。”

  “不过我答应你,合同继续。”金一万疲惫的道。

  陈总大喜,“好,好,价钱还可以再高点。你们有什么条件我们一定满足你们…..”他搓着双手,喜不可遏。毕竟现在TTE是一块极大的招牌,即使他们处于困境,他们的广告潜力也是不可否认的。虽然迫于董事会和舆论的压力,他不得不要求TTE采取一个小小的行动。在他看来,zerg的死很大程度上帮助了双方,让双方都在民众面前找到了个台阶下。在很多人眼里,这次失利的罪魁祸首无疑只是zerg而已。

  “killer!你!!”andy震惊的看着金一万,仿佛不认识他一样。良久,andy突然一拳把金一万打倒,他暴怒的吼,“我今天才算看清你!为了富贵荣华连兄弟的死都可以忍,我他妈的瞎眼了,跟着你。”他一脚把刚爬起来的金一万又踢倒了。

  “老冯,zerg,你们都看错人了!” andy怒吼着转身向外跑去,“去你妈的,老子不干了!”门在他身后重重的关上,发出嘭的一声巨响。

  “阿K,跟着他。”金一万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别让他出事。”阿K应声而去。

  Pier的目光复杂,他盯着金一万看了很久,什么都没说,转身出门了。

  “希望以后合作愉快!”金一万擦去嘴角的血,挥手阻止了陈总的搀扶,客气而冷淡的送走了他们。

  偌大的房间突然只剩他一个,金一万走到zerg的遗体前,掏出根烟,放到嘴里,却忘记了点,就这样含着,坐在地上,很疲倦的靠在床边。

  他扭头看zerg,脑海里如影片一样的闪过跟他在一起的片段,那些微小而深刻的片段。他突然发现他能想起的,都只是些很平常的片段。Zerg在TTE的作用似乎并不是很明显,这是个很勤快或者说很有自知之明的人,他总是默默的做着些金一万、Pier、阿K这些一流高手不愿做的事,比如当敢死队,比如断后,比如模仿主力佯攻。他唯一出彩的一次大概就是跟宁波DD战队的那次比赛,1V5,此后再也没看他有特殊的表现,以至很多人对TTE能说出其他四个人的名字,甚至能说出小储,陈亮他们的名字,却不知道有个zerg!在大部分人眼里,zerg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甚至连金一万自己也偶尔会这样想,因为有他、阿K、pier这些顶尖高手,zerg的作用实在不明显。

  而现在,金一万才很心疼的发现,原来这个不起眼的角色在他们心里占据着多大的位置。绝不单单是元老,有他在身后,他们才能毫无顾忌的冲锋陷阵;有他的不畏牺牲,他们才能保存实力最后决战。他一直站立在金一万他们绚目的光环下,默默的做着被他们忽视的却不得不做的事情。

  Zerg也是TTE出门比赛时最好的保姆,几乎所有累人和麻烦的琐事都被他一人包办了,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毫无怨言,即使后来已经是身家百万的富翁。

  这次亚洲杯后,客观的说,金一万对他是有点埋怨之心的,只是碍于面子没有表露。一直到阿K的那番话后金一万才从心结里走出来,一直想好好和他谈一谈,却不料已是永诀。

  “zerg!”金一万很滑稽的叼着没有点燃的烟,愧疚而伤心,“其实我真不想再接受天正,可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想用你的死来给自己、给我们解脱,你希望我们走下去,不受阻碍的走下去。可你知道少了你我们会走的多累吗?”

  他长叹了口气,“你让我怎么和去去说?”

  ~~~~~~~~~~~~~~~~~~~~~~~~~~~~。

  阿K是TTE第二个清醒的人。

  他在路上拦住了Andy!

  Andy还沉浸在愤怒里,在他心里,无疑金一万就等同与一个谋杀的人。Andy跟zerg呆一起的时间最长,从大学到现在。他忘不了当初听说他要组建cs站队,zerg二话不说就辞了外贸公司月薪丰厚的工作,义无返顾的跑过来跟他一起过吃泡面睡地板的苦日子。当时andy就跟他说,“以后哥们吃干的,就绝不让你喝稀的。”

  Zerg淬道,“去你妈的,小气鬼!老子要吃楼外楼!”

  不料一转眼,TTE的事业刚处于一个高峰,这个站队最老的元老就不在了,andy实在无法接受!

  在andy第七次咒骂了金一万后,一直柔声在劝的阿K也火了。

  “他吗的够了!”混血儿的怒气把雪白的肤色笼上了一层血红,“你跟killer相处了这么久,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你他妈的就这样看他?”

  “我以前没看出来!现在才知道…”

  “现在才知道你是个猪!”风度翩翩的阿K毫无修养的骂,“zerg为什么自杀?就因为对失败负责?”

  “这个混蛋,谁知道他怎么想的!”

  “你也是混蛋!你难道真想不到,zerg这样做,是因为他想让我们毫无拘碍的走上奥运会的战场,他想让我们摆脱亚洲杯的阴影,他不想因为他而使TTE在更换赞助商和重组俱乐部的事情上花费宝贵的时间。你他妈的明不明白!”

  “那就要自杀?”

  阿K叹了口气,“他实在错的厉害,没有了他,TTE还完整吗?” 他转过头,“killer就是清楚zerg的用意,所以才再次接受了天正,你以为他不恨吗?我看到他连指甲都掐进肉里去了才忍住。”

  andy冷静下来,想了片刻,没出声,头也不回的走了。

  阿K站住,看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

  ~~~~~~~~~~~~~~~~~~~~~。

  Pier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记不清走了多久,他毫无生气的身体在月光下仿佛幽灵一样。

  “太上忘情,下不及情,衷情唯我辈尔!”

  亲眼见到第二个患难与共的兄弟就这样死去,pier实在无言,更令他不能接受的是金一万的态度。

  天正在他们心里无疑就是凶手,居然还要和他们合作,killer到底是怎么想的?他真是个冷血的人?

  Pier困惑的走,一直走到月亮也快落了,黎明的曙光渐渐来临,才摇摇头,疲倦的回去。

  悄悄开门,走进客厅,Pier突然发现zerg的房间里亮着灯。他奇怪的掩过去,看到有个人坐在zerg的床上。

  是金一万,他侧对着门,委顿的坐着,地上是一堆烟头,似乎一夜都没有睡。他手里拿着那张五人合照,默默的看着,一动不动,毫无表情的脸仿佛一尊没有生命的雕像!

  透过灯光,pier惊奇的发现:金一万的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多了一簇白发!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精彩推荐
专区推荐
网游视频
网游活动
游戏美女
论坛推荐
在线小游戏
娱乐精华
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