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区首页 赛事新闻 经验心得 新手指南 工具补丁 保护人物地图 人质地图 反炸弹地图 训练地图 游戏视频 反恐名人 论坛专区

U9网 > 反恐精英 > 反恐精英cs小说
征战天下十一 WCG(四)
我要投稿  参与评论  进入论坛 2008-1-23 来源:网络  作者:笑的背后

  TTE第四局凭借着双狙的大威力,轻松压制了空手光身的警察,埋包,引爆。警察毫无办法,眼睁睁的看着土匪扬长而去,轻松获胜,总算品尝到了什么是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

  第五局,警察eco,不过rush的方向却找对了。5颗手雷扔在广场出口,把奋勇冲先想一雪前耻的pier炸飞了。Zerg和andy两人AK连扫,全歼了警察。

  第六局,警察双狙大胜,两个人搞定了TTE 4个大汉。金一万和阿K都是刚跳出就被击落。这时改成断后的pier爆发了,他迅速折转,杀入B区,连爆了两个警察的头,又对着脚步声来处穿墙狂扫,第三个警察倒下。Pier绕到中路,扔了个闪光,然后换刀,以最快的速度跑回匪家,从死亡通道绕了过来,第一个狙击手促不急防,被pier轻松击毙,然后他把枪口转向匆忙转身的第二个警察,“去死吧。”

  AK的枪口还没有发出火光,“乒”的一声巨响,pier已经倒下。“我讨厌盲狙!!”pier愤愤的道。

  1:5,警察拿下了第一局胜利。但接下来的第七局,警察除了剩余的狙击手有枪外,其他几人还是穷困潦倒,于是4个人众星拱月的围着狙击手,杀向广场。结果土匪稍一接触就往后撤退。紫荆花坚守了一会,土匪始终没有出现,这时看中路的警察发了个“enemy spotted”的信号,紫荆花在队长指挥下连忙快速回援B区,B区的出口已经被烟雾和闪光封锁,一杆AK有节奏的在点射,等警察好不容易杀进去,却发现B区空无一人。

  “……has been planted,”包在广场被埋下。TTE群匪除了pier去佯攻B外,其他人都在死亡通道处按兵不动,隐忍不发。直等到pier那边交火才杀出来埋包,虚实之间,土匪再下一城。

  “看紫荆花前几场比赛也够鸟的,现在却成了案板上被人宰的猪。真是风水轮流转,强中自有强中手啊。”观众议论。

  “那是,没看他们对手是谁?TTE,这个。”另外一人竖竖大拇指,“全国冠军!”

  “其实我现在对内战已经厌倦了。我特想看TTE 6月份的亚洲杯。最好碰上小日本,奶奶的,蹂躏他们!”

  “对,小日本就是欠扁,最近又叫嚣着抢钓鱼岛。你说我们政府也是,跟这群小子磨什么嘴皮子啊?扔俩原子弹什么都平了。”

  ~~~~~~~~~~~~~~~~~。

  紫荆花请求暂停。

  Pier看着紫荆花的教练在给队员叽里咕噜的布置,回头跟andy嘀咕,“这老外又出什么阴招?”

  “别担心,再阴险,能有killer阴险?”andy道。

  “也对,killer现在不但学《孙子兵法》,还没事就看《厚黑学》《二臣录》,要论心机之深,卑鄙之尤,他在cs界绝对算的上是老大。”

  “让我们尽情的卑鄙吧!”

  ~~~~~~~~~~~~~~~~~~~~~~~~~~~~~~。

  由于双方的实力差距,洋教头苦心孤诣布置的战术并没收效,TTE继续延续着大胜的势头,最终以16:5击败了紫荆花战队,挺进决赛。

  “老猫,哥哥给你报仇了。”andy拍拍观战的老猫。刚才andy功不可没,他以26:6的战绩傲视群雄。

  老猫没精打采的,“andy,你们算撞大运了。决赛碰到比你们弱的暗夜,这次又要拿冠军了吧?”

  “托福托福。呀,你怎么知道是暗夜?他们和君王比完了?”

  “没比完。不过这还用问?张谁远躺下了,谁还能阻挡designer?”老猫看看表,“打赌,再过10分钟战果就该出来了。暗夜不赢我给你磕三个响头。”

  “成!”andy点头答应,暗笑,“你输了你磕,我可没说我输了我磕。”

  不到10分钟,那边赛场就有人冲过来宣布战绩了。

  “16:13,君王胜。”

  老猫的脸转红,转白,最后又转红,“肚子疼,回头聊。”一溜烟跑了。

  ~~~~~~~~~~~~~~~~~~~~~~~~~~~~~。

  君王在张谁远缺席的情况下,爆发了惊人的战力。是役,宫洛阳独挑大梁,4次力挽狂澜,有一局甚至以1敌4,拆包成功,他表现出了绝不下于张谁远的个人才华。Desinger虽然发挥稳定,勇不能挡,但碰上了绝对超水平发挥的宫洛阳,也是徒叹奈何。宫洛阳延续了上一战的杀人数,34:7,把andy的风头完全压了下去。

  “宫、洛、阳!”阿K看了战报,一字一顿的读着这个名字,眼里掠过一丝异彩。

  2008年4月16日,WCG中国区预选赛决战。君王 VS TTE。胜者将出战WCG世界大赛。那里,更广阔的舞台和更强大的对手在等待着。

  清晨,金一万领人向赛场行去。他们谈笑风生,表情轻松。虽然君王杀进决赛,但没有张谁远仍然是一个致命弱点。宫洛阳不可能再重复上一场的状态,否则他就是神了。以TTE的实力,对现在的君王,取胜当有8成把握。

  “killer,差不多可以跟小夜报喜了。”

  “说不定小夜也要报喜呢。她怀孩子有3个多月了,该生了吧?”

  “滚,去死!一点常识都没有。起码也要5个月嘛!”

  TTE哄闹着进了赛场,突然,他们都呆住了:选手席上,张谁远包着纱布,脸色苍白,赫然的坐在位置上。

  金一万呆立良久,皱眉,上前,他颇不谦虚的道,“张队长,像你这样的对手很难找,可你别忘了医生的嘱咐,我不想因为你今天的逞强而导致我日后的寂寞。”

  张谁远淡然一笑,“我的cs寿命已经不长,就在我还拼的动的时候再拼一次吧。”

  “为此要忍受今后几十年的病痛?”

  “世事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

  金一万涩声道,“值得吗?”

  张谁远颔首,“毕生心愿。”

  金一万不再说话,他慢慢的装着鼠标、耳机,坐下。这是一个和方轻愁同时代的斗士,为了梦想而坚忍不拔,重伤不退,无论胜负,这样的对手都是最可敬重的。

  金一万吸了口气,沉声道,“我会全力以赴。”

  张谁远欣慰的笑了,“多谢金兄弟成全!”

  ~~~~~~~~~~~~~~~~~~~~~~~~。

  地图抽签, DUST2,君王先当匪。两只中国的顶尖战队事隔四月,又站在了这个古老的沙漠城堡里,继续未完的宿命之战。

  就双方个人实力而言,TTE是略胜一筹的。双方队长金一万和张谁远,无论技术还是意识还是指挥能力,大概都在伯仲之间,现在张谁远身受重伤,金一万无疑将大占上风;宫洛阳和阿K虽然还没交过手,但从他上一场对暗夜的比赛可以看出,宫洛阳未必在阿K之下;而Pier是胜Msxing三分的,Andy和zerg也不会比对方的两名队员差。

  不过cs是一项团体运动,技术虽然重要,配合无疑更加关键。在这方面,组队4年多的君王是胜过匆匆成军的TTE一截的。至于战术,诡谲的TTE似乎又比君王更加灵活多变。总体来说双方差距很小。当上面三项达到平衡时,士气和运气就能左右比赛进程了。而士气,首领带伤上阵,还有什么能阻挡君王澎湃的气势呢?所以场下观战的文秩和desinger一致认为,君王获胜起码有6成赢面。

  果如所料,君王同仇敌忾,群情激昂。金一万只是随便的在中门一晃,就被宫洛阳的沙鹰从门缝手起枪落,一个爆头击毙在中门。群匪一涌而出,从中门杀向B区,张谁远留下断后。

  匪徒刚刚冲进B区,突然间两声干净利落的usp脆响,两个headshot,pier把入侵者打飞了出去,pier微笑,再度闪出,已有防备的Msxing和宫洛阳双枪齐发,pier倒在血泊中。

  这时张谁远跟A区增援的警察交火了。张谁远忍受着头上的痛苦,冷静的点射,把zerg爆头,跟着扔出一个炸弹,炸飞了他身后的andy。阿K冲到,三枪连发,把张谁远打倒。宫洛阳从B门埋好c4闪出,两人一碰面,都顿了顿,不约而同的一起开火,仓促之间都没有击毙对方,交换了几枪两人各自躲在了掩体后。

  炸弹的滴滴声慢慢变快,剩28HP的阿K无可奈何,只能孤注一掷的向前冲去。宫洛阳以逸待劳,沙鹰听声辩位,两枪穿箱把阿K击毙。

  1:0,君王拿下了第一局。

  “别灰心,慢慢来。”第二局,金一万指挥众人买雷,守在警家,过了十秒才冲向B区,正碰上一个土匪冲出来,5个手雷一起飞出,把他炸飞了。

  金一万拣了地上的31,由众人保护着向小道杀去。进中门的时候碰到了土匪埋伏,3把Mp5同时开火,5个警察纷纷倒地。

  第三局,警察还是eco,10秒后rush B区,这次他们赌对了,碰到了土匪的主力,TTE的5颗手雷发挥了大效,炸飞了包括宫洛阳在内的3名君王队员。只剩下Msxing和张谁远两人。

  金一万示意andy和zerg从正门冲入,自己跳上小窗口,一闪,usp瞄头两枪,把刚刚击毙andy和zerg的Msxing爆头。

  场上局势对TTE相当有利, TTE队员已经各自拣了把AK,找位置守着。Smilingkiller、阿K、pier,3个全国顶尖的一流高手,在c4周围布成一张网。

  时间滴答滴答的过去,即便是以往的张谁远,人们也很难相信,他能在三个不在自己之下的敌人手里创造奇迹。而现在,他更只是个包着纱布,连呼吸都会牵动神经疼痛不堪的病人。

  时间只剩17秒。pier呼了口气,他松了松手指。再挺一阵就赢了。

  “呼”,一个闪光落地,落点正在B 区当中,TTE三人连忙回头闪避,这时张谁远出现了。他从B洞口一跃而出,枪口转了个半圆,原本该粗野四散的ak子弹在他手下却温驯如羊,按照他的意愿各自飞进目标,阿K和andy瞬间饮弹身亡。张谁远的枪口继续转动,瞄向了刚刚把头转回的金一万。下一秒,金一万就要成为一具无知无识的尸体了。

  如果不是张谁远的头突然针刺般的一痛。

  张谁远的手微微一抖,枪口一偏,子弹落在了金一万身后的箱子上,离他的脑袋不到一寸。已经回头的金一万没有放过机会,一个利落的headshot,拿下了第一局胜利。

  “唉,”张谁远废然长叹,场下观众也都齐齐发出一阵叹息。这本该是一个经典的1v3大翻盘的。

  比赛自此渐入佳境,双方比分交错上升。张谁远虽然因为伤痛状态不好,但宫洛阳发挥出色,一个人当了两次孤胆英雄,硬生生的把TTE到手的胜利抢了两次过来。不过阿K也不示弱,连续两次1v3成功,向这个后辈宣示了四大神枪的威风。

  比分从上半场的1:2到3:2,再到3:5,再到7:8,从下半场的8:8到12:13,再到14:15,君王凭借宫洛阳的又一次1v3,率先拿到了局点。

  第30局,阿K在A区大道的对决中击毙了风头正劲的宫洛阳,随后又杀了一个君王队员,被Msxing打倒,群警在大道和土匪火拼了一场,凭借地利,两个警察拉了3个土匪垫背。C4落在平台上。

  场上又出现了那个经典时刻。

  张谁远对金一万。中国自方轻愁之后最强的两个cser事隔4月后的第二次对决。第一次对决以金一万的爆头一枪结束,这次呢?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张谁远静立在警基上坡的拐角处,瞄着小道。这个位置很好。照顾面广,也安全。

  DUST2的墙壁亘古的存在,上面粗砺的沙石经受着无数次的枪林弹雨。四周寂静一片,静霭里的沉默压力让张谁远的头越来越疼。他的意识渐渐模糊,“好累啊,歇歇吧。”张谁远只感觉眼皮重与千均,慢慢合上。歇歇吧。

  无数的往事在他脑海里翻滚。成功和喜悦,失败和伤痛,故乡的少女,老母的白发,5年来不离不弃的队员们,一次次泪水中的自强宣言……..。

  张谁远的头很疼,如裂开一样。

  “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我们已经坚持了四年,那么我们继续坚持第五年,第六年…。我们一定要坚持下去,明年,我们卷土重来!”

  我曾经这样对他们说过,现在机会就在眼前,只要再坚持一会。

  张谁远又慢慢的睁开眼睛。赛场上一片寂静。所有观众都看到张谁远包头的白纱布上,有殷红的血慢慢渗出。他能感到体力正在一点点的流逝。“坚持!这是弟兄们5年的梦想!冲出决赛,挑战世界。这是我们的梦想啊!”张谁远强睁着眼睛,倔强的立在荒凉的沙漠之城里。纱巾上的血痕越来越重。双方队员和观众都屏住呼吸,赛场静悄悄的一片,几个女cser已经悄悄的落下泪来。

  时间在滴答滴答的过去,30秒,25秒,20秒……。张谁远突然感觉到了一阵巨大的危机感,他抬头向天:头顶的箱子上,穿着绿衣的土匪静静的站立,手里的沙漠之鹰闪着冰冷的寒光。在女观众的尖叫声里,张谁远下意识的扣动扳机,“乒”,枪响了,张谁远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瞬,看到飞出的子弹击中了金一万的头,爆开,一团血花飞溅。他欣慰的绽开笑容,无边的黑暗如潮水般涌了过来,张谁远沉沉的睡去。

  金一万抛下鼠标,第一时间冲过来把张谁远抱住,“叫救护车。”

  ~~~~~~~~~~~~~~~~~~~~~~~~~~~~~~~~~~。

  4月17日中午。TTE谢绝了组织方的晚宴,起程回杭州。临行,金一万去探望张谁远。

  病房里没人,张谁远一个人躺在床上,神色落寞。看到他来,张谁远眼睛一亮,坐起身来。金一万和他寒暄了几句,叮嘱他好好保重,以后多联系。张谁远淡淡的应着。这时外面传来了大巴的喇叭声。金一万站起来,“我来辞个行,我们马上要回去了。”

  张谁远叹口气,点点头,“相聚时短啊!”

  “你不是想跟我来个什么执手相看泪眼吧?呵呵,走了。”金一万起身向门口走去。

  “金兄弟。”金一万转身,张谁远神情复杂的看着他,良久,说,“谢谢!”

  “这么客气啊?看你一下嘛,应该的。”

  “不,我是指比赛。”

  “比赛?你赢了啊。有什么好谢的?也对,我给你当了踏脚石,让你更出名了。下次去广州你请我吃顿好的!哈哈。”金一万笑道。

  张谁远挥手,正色道,“你在让我!大家心知肚明。你先站好位,你先瞄准,结果却是我杀了你。别人或许会说是我反映快,枪法准。其实我们心里都明白,你在让我!”

  金一万敛了笑容,搓搓手,“别这么说。你要是没受伤我们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张谁远摇头,“金兄弟,我承你的情,我知道你是圆我一个梦。不过你想过没有,这样对你的队员不公平!”

  金一万想了想,笑,“世事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你说的!他们那边,希望你保密。”

  “呸!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啊?”pier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你们….。”金一万回头,看到了TTE众人。

  “想我们也都是传说中的高手,你这点小伎俩能瞒过我们?”andy道。

  “你奶奶的,就喜欢搞歪门邪道。搞就搞吧,还隐瞒!”pier骂。

  金一万苦笑,“你们想怎么样?”

  “怎么样?嘿嘿。”andy一脸奸笑,“哥几个,怎么说?”

  “楼外楼一个礼拜外加有个窝卫生20天。”

  “通过!!”众人同意。

  Pier走到张谁远面前,“张老大,没说的,这次比赛就该你们去打。如果你觉得过意不去,那到时候WCG赛场上,给我们中国争口气,灭灭洋人威风。我们大伙都给你加油!”

  “张队长,”阿K上前,拍拍张谁远的手背,“我从来没有服过人,不过这次,我服你!”

  “张老大,我听说国外的〈龙虎豹〉和〈藏春阁〉比较便宜,你如果一定要报答,有空给我带几本吧?”andy色咪咪的笑道。

  看着或神色郑重或嬉皮笑脸的TTE众人,张谁远眼里晶莹的亮光一闪,他转头向里,“我想休息了。你们不是要走吗?都滚吧!”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精彩推荐
专区推荐
网游视频
网游活动
游戏美女
论坛推荐
在线小游戏
娱乐精华
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