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区首页 赛事新闻 经验心得 新手指南 工具补丁 保护人物地图 人质地图 反炸弹地图 训练地图 游戏视频 反恐名人 论坛专区

U9网 > 反恐精英 > 反恐精英cs小说
CS之赏金猎手-一局 地球人都该记住的日子
我要投稿  参与评论  进入论坛 2008-1-15 来源:网络  作者:张硕
    公元2002年2月15日,一个地球人都该记住的日子,特别是居住在中国江苏省南京市建邺区的刘左同志。

    刘左同志原来不叫刘左,叫刘佐。也就是说他爹妈生他的时候压根儿就没想过有一天这小子会当个领袖什么的,最多不过是辅佐别人而已。辅佐之类的那是古代的说法,现在统一叫助手。所以刘左还是比较幸运的。如果名字叫成刘助手,那实在是很难听。还没施拳脚呢

    已经被定了性了——永远是助手——真是无聊。不过刘左没叫成刘佐的原因是因为此人上小学的时候脑子里缺根弦,考试写名字永远会忘记写单立人旁。名字写错的考卷会被扣分,扣到小学毕业的时候,父母忽然想通了,干脆趁小升初的时候改名。从此刘左同志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地叫刘左了。不幸的是上中学的时候开始考政治,大家把阶级斗争政体国体之类的背得滚瓜烂熟,难免拿刘左的名字开心。偏不让他左,都喊他“右派”。

    “右派”熬到了高考,这个绰号总算告一段落。他考上了一个不算好也不太差的大学,就在南京。南京人虽然不像北京人那样恋着皇城根儿,不过觉得南京最好的情结总是有的。尤其刘左他妈,参加了一次单位集体旅游回来后感叹道:南京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啊!至于怎么好也说不太上来,反正打死也不想去别地儿了。

    大学里“右派”的外号没叫起来。虽然也有人蠢蠢欲动想在刘左的名字上做点文章,无奈大学里恋爱成风、人心涣散,终于成不了气候。刘左长这么大第一次安安生生过日子,简直是要被生活感动了。然而命运的垂青不止于此,在刘左读大学的时候,远隔重洋的美国人比尔_该死人等终于使电脑走入普及化。根据蝴蝶效应,我们刘左同志在比尔_该死的影响下接触到了电脑。被称为“呆子左”(这是他的另一个更不堪的外号,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提起)的刘左被命运女神掀开头壳吹了吹,在痴迷上电脑后更成为一名顶尖的软件高手。

    大学毕业后,刘左在珠江路一家电脑公司找了份工作,做电脑程序员。工作不好也不坏,薪水不高也不低。这倒和刘左很登对。他在公司里的主要工作计有:

    (1)写程序。

    (2)帮自己的顶头上司(人送绰号“宋秃子”)修复因打开黄色网页而被强行霸占的IE。

    (3)在QQ上叙MM。

    (4)作公司里失恋MM的忠实听众。两年下来业绩可嘉,安慰MM次数超过100以上。

    (5)打扫房间,协助汪阿姨做好环境卫生工作。(汪阿姨是钟点清洁工)

    (6)修复公司里每一台被玩歇的电脑。

    (7)……

    (N)打CS,不过只能在他一个人加班时。他把CS的程序藏在电脑里一个很秘密的文件夹里,估计不会有人找得到。

    算了,还是让我们回到公元2002年2月15日吧。

    那天,小风嗖嗖地刮着。

    刘左走在郁闷的珠江路上。过年前这里是激情的珠江路,过年后就只剩下郁闷了。更郁闷的是,刘左还沉浸在失败的情人节里不能自拔。这两年时间里,刘左在网上好歹也叙了几个MM了。可真说到见面他就不敢了。不过还是有多情的MM硬要跑来,终于夺走了他的“初见”。昨天情人节,湖南路上狮子桥旁,刘左买了一支玫瑰准备送给MM。他一颗小心儿激动得跟申办奥运(2000年的那次)似的,这个比喻真是太恰当不过了,因为连结果都是惊人相似的失败。

    任凭事先做了多少种类的心理准备,但概括起来这次历史性的会晤仍然只能是“始料不及”。那MM看上去就知道是举重队出身的,偏偏声音腻得跟糖似的。刘左转身就在薛记冰糖葫芦店前吐开了。女举重运动员还关心地问他:“你不要紧吧?”刘左说:“没关系……吃多了……我吐啊吐啊就习惯了……”

    刘左就这样失去了他的初见,还好他的初夜保住了。他偷偷把从计生精品店里买的东东扔掉,并发誓不再见网友了。后来想想又把这条作废,改成“见网友前一定先看照片”。他照照镜子,悲愤地将自己的遭遇归结为“天妒英才”。为什么网上小说里写的见网友,清一色见到的都是天仙呢?为什么俺好不容易见这么一次,就碰上了女举重运动员呢?除了“天妒英才”别无解释。

    在这悲痛的大背景下,刘左化悲痛为力量,在电脑前打了一夜的CS。第二天清晨,他两眼发花头皮发麻地走向工作单位。一进门清洁工汪阿姨看见他来了,眉开眼笑地说:“小刘啊,昨天没倒的垃圾今天你要倒了啊!”刘左沉痛地走向自己的座位。刚坐下,公司里的交际花吴MM就哭着跑过来说:“左哥哥,我男友和我分手了,我该怎么办啊?我已经失去生活的勇气了,呜呜呜呜……”刘左沉痛地抬起头:“你的男友分手,关我什么事啊?”吴MM惊讶地“啊”了一声,随即哭着跑开了,一边哭一边还说:“刘左和平时不一样……”

    顶头上司宋秃子听见外面的聒噪,开了门探出半个身子,对刘左说:“你来得正好,进来一下。”

    刘左一进门,宋秃子就递给他一根玉溪。刘左一看就明白怎么回事了:“说吧,又怎么了?”宋秃子说:“今天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我的电脑好像有黑客来了,把里面重要的资料弄得乱七八糟。你帮我看看怎么回事。”刘左打开电脑看了看,说:“是捆绑程序,有人在你电脑里种了木马,你最近是不是下了什么东西?”宋秃子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也就昨天下了几张图片……”刘左说:“我帮你删了吧。”宋秃子说:“那么那几张图能不能保住啊?”刘左说:“事到如今,黑客到底干了什么能不能搞定我还不知道呢。看看再说吧。”宋秃子感激地握住刘左的手说:“刘左,你真是个任劳任怨的好同志。刘左坐在宋秃子的电脑前,仔细察看端口,果然是被侵入了。他删除了木马程序。不过当他打开宋秃子的文档的时候,却惊讶地发现最重要的几份文件都被删除了。那个混蛋做得特绝,连备份文件都删得一干二净。这几份文件包括最新的进货单和报价单,以及南京分公司的最新的几个合作计划书。刘左觉得事关重大,立刻叫来宋秃子说明情况。

    宋秃子抚弄着他的秃毛想了半天,忽然问道:“你确定不是你帮我整理电脑的时候,误

    操作删除掉的?”

    刘左说:“我又不是猪,我……”宋秃子手一摆说:“行了,别说了,你先出去吧。”刘左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他邻座的阿JAY说:“刘左,你有没有准备一下,今天下午北京总部来人抽查第一季度的工作业绩。”刘左说:“走自己的路,让他们抽去吧。”阿JAY一甩手说:“有个性。”刘左睁着睡眼,在电脑前发呆。

    中午吃完饭回来后,刘左忽然觉得气氛不对。同事们的眼神都怪怪的,连阿JAY都不大爱跟他说话的样子。他照例想打开电脑,不过电脑被上了锁,他的密码打不开。

    他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宋秃子那张似笑非笑的肥脸又出现在办公室门口。

    “刘左,你来一下。”

    刘左走进宋秃子的办公室,里面除了秃子还有两个衣冠楚楚的人。一看就知道是所谓的IT精英——一个是灰西装灰领带,另一个是蓝西装蓝领带。宋秃子说:“小刘,你进我们公司也有日子了。公司的规矩你不是不知道,现在这事儿呢着实让我为难……”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精彩推荐
专区推荐
网游视频
网游活动
游戏美女
论坛推荐
在线小游戏
娱乐精华
游戏下载